卡塔尔队已经“脱亚入欧”?国足等2外援征战40强赛遥遥无期

0 Comments

北京时间12月9日,一条国际足球新闻让中国人羡慕不已,欧足联在正式对外公布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欧洲区赛程时,宣布“卡塔尔国家足球队将参加欧洲区第一小组的比赛”。

从地理位置看,卡塔尔是亚洲西部一个阿拉伯国家,卡塔尔队自然隶属亚足联管辖,但是,欧足联竟然宣布卡塔尔队参加世界杯欧洲区预选赛,这则消息是第一次听说,也很突然,但得到了卡塔尔足协的确认,难道说卡塔尔已经“脱亚入欧”了,到底是什么状况呢?

大家知道,亚洲范围内也有个别球队参加欧足联举办的各项正式赛事,比如,中亚地区的哈萨克斯坦,但那是经过一定程序才完成的。2012年6月,哈萨克斯坦足协退出了亚足联,随后向欧足联提出加入申请,理由是哈萨克斯坦以前是前苏联的加盟共和国,本来就是欧足联的一部分。

欧足联2012年12月专门派人考察哈萨克斯坦,2013年4月欧洲足球协会联盟代表大会讨论并批准了欧足联执委会的推荐报告,因此,在某种程度上哈萨克斯坦可以说是重返欧足联。但实际原因是哈萨克斯坦队实力不行,若想在亚洲区突围打进世界杯决赛阶段,堪比登天。

一方面,亚洲获得参加世界杯决赛圈的名额太少,亚足联旗下46个会员协会,只有5个参赛名额。反观欧足联,旗下55个协会,拥有13个参赛席位,在亚洲足坛缺乏竞争力的哈萨克斯坦(世界最新排名122位)按最新世界排名被确定为第5档,说实话,哈萨克斯坦面对欧足联旗下一些鱼腩球队,确实还能找到强队的存在感。

譬如,对付安道尔(151)、马耳他、(176)、摩尔多瓦(177)、列支敦士登(181)、直布罗陀(195)、圣马力诺(210)等世界排名150位以后的球队,肯定会是打一场,赢一场,拿3分;与实力相当的阿塞拜疆(109)、塞浦路斯(100)、爱沙尼亚(110)、立陶宛(129)等球队交手,估计也会互有胜负;而迎战以色列(87)、白俄罗斯(88)、格鲁吉亚(89)、卢森堡(98)、亚美尼亚(99)等欧洲第4档球队,有机会爆冷赢球。

亚洲有球队“脱亚入欧”,实际上也有个别球队想尽一切办法“入亚”,比如澳大利亚队(世界最新排名第41,亚洲排名第4)。澳大利亚地处南半球,四面环海,是南半球经济最发达国家,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国土覆盖整个大陆的国家,归属于大洋洲。

同样还是世界杯参赛名额“惹得祸”,大洋洲足联只有0.5个世界杯决赛圈名额,虽说澳大利亚队几乎每次都能100%代表大洋洲出线,但只能通过打附加赛争取一张入场劵,不过,附加赛对手却让澳大利亚很头疼,往往是来自南美洲或者北美洲的强队,澳大利亚队根本没有必胜的把握,一次又一次被淘汰。

在加入亚洲足球版图前,澳大利亚只参加过1974年世界杯。2006年1月1日澳大利亚足协脱离大洋洲足联,申请加入到亚足联,并如愿获得成功。澳大利亚队连续4届从亚洲区顺利出线年亚洲杯作为东道主夺得国家队史上第一个亚洲杯冠军。这一切足以说明澳足协“脱洋入亚”的决策很正确。

中国足球队到目前为止,只参加过2002年日韩世界杯,那一届世界杯的东道主是韩国和日本,在没有东道主球队参赛情况下,“神奇教练”米卢蒂诺维奇率国足成功抢到一张韩日世界杯入场券,圆了亿万中国球迷的梦想,但从此之后,已经过去整整18年,中国男足仍然还再为“冲出亚洲、走向世界”这个目标努力,梦想着还有机会与世界足坛的欧美劲旅同场竞技。

万达集团老板王健林一直心系中国足球,为了解决中国国家足球队国际比赛经验不足,缺少和世界一流强队交锋的机会等问题,足足花费两年时间,经过上百次谈判,终于与中国足协、亚足联、国际足联达成一致,促成了以“中国杯”命名的国际足联A级赛事,参赛国家队可以获得国际足联正式积分。

“中国杯”目前已经举办三届。第一届中国杯赛邀请到了克罗地亚(最新世界排名第11位)、智利(17)、冰岛(46)3支欧美强队,意大利名帅里皮带领中国队取得了不俗成绩,0-2冰岛,1-1克罗地亚,点球大战4-3击败对手获得季军。

第二届中国杯赛4支参赛队除国足外,还有乌拉圭(8)、威尔士(18)和捷克(42)三支球队,结果中国队两战皆败,而且是大比分惨败,0-6威尔士,1-4捷克,如此成绩让里皮在足协、媒体和球迷眼里人气直降,出现信任危机。此后,国足也基本上不再与欧美强队打强弱悬殊的热身赛。

第三届中国杯赛继续在广西南宁举行,国足主帅是恒大教练意大利人卡纳瓦罗,结果,中国队还是两战皆败,而且以两个0-1相同比分输给两支亚洲球队泰国、乌兹别克斯坦,这个成绩让人尴尬不已,那一届冠军是乌拉圭4-0大胜泰国卫冕成功。本来2020年应该举办第4届中国杯赛,众所周知的原因取消了。

里皮曾经两次执教中国队,第2次开启“归化”之路。李铁接手担任国足主教练后,已经入选过国足的“归化球员”有广州恒大的蒋光太、艾克森、费南多、洛国富,还有国安的李可,另外,代表国安征战亚冠的阿兰也是李铁很欣赏的球员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8冠王恒大拥有不少出色的本土球员、归化球员和外援,卡纳瓦罗却在2020年这样一个特殊年份、特殊赛制下再次丢掉中超冠军;作为两届亚冠冠军,竟然被同组的日韩球队“联手”淘汰出局,小组未能出线,归化球员艾克森(以前叫埃尔克森)、洛国富、蒋光太似乎都有逐渐被“同质化”的迹象,所幸像费南多和阿兰还有些许竞争力。

江苏苏宁在中超争冠组决赛两个回合总比分2-1击败卫冕冠军恒大,外援特谢拉是最大功臣。据媒体人苗原透露,由于特谢拉在今年中超联赛中表现出色,尤其是在苏宁与恒大的决赛中,成为苏宁夺冠的关键因素,特谢拉得到了主管国足层面的领导高度认可,其归化工作提上了重要日程,有传言称上港无限接近得到特谢拉,但特谢拉到明年第一季度才符合归化条件,未来会如何尚不得而知。

客观地讲,特谢拉若能进国足,费南多能代表国足出战,艾克森或将成为替补席的常客,“锋无力、不进球”的尴尬局面肯定迎刃而解,李铁国足有望晋级12强赛。据悉,特谢拉本人对归化事项不排斥,但关键因素离不开一个“钱”字,钱到位,归化为国足效力不是问题。但问题是,归化特谢拉并不简单,中间有不小的障碍:一是年龄,二是限薪龄,三是足协、俱乐部该如何做到中超俱乐部之间、中外球员之间“一碗水端平”。

另外,据外媒“africa top sports”网站报道,卓尔外援埃弗拉在一档节目中称:“我曾接近有机会为中国队效力,但是我拒绝了,我认为这跟最近科特迪瓦国家队征召我时发生的事有关。”

埃弗拉入选了科特迪瓦参加2022年非洲杯预选赛的国家队名单,按计划应该在11月7日前回国家队报到,但卓尔为保级战拒绝放人。值得注意的是,如果埃弗拉代表科特迪瓦国家队参加了非洲杯赛事,只要登场亮相,就不具备代表中国队出战的资格,意味着中超任何一家俱乐部都难以归化。

以目前国足实力,不归化在中超踢球的优秀外籍球员,打进2022年世界杯希望渺茫。事实上,2022年世界杯东道主卡塔尔队在1997十强赛、2010年南非世界杯预选赛上就启用了来自巴西、非洲、欧洲的“归化球员。不过,卡塔尔足协2016年停止了归化政策,2019年1月,卡塔尔夺得了亚洲杯冠军,开创了亚洲足坛新历史。

卡塔尔队是中国足球一大“苦主”。国足与卡塔尔队的交战史充满了悲情,1990年世界杯亚洲区6强赛最后一轮,国脚马林先进一球,但比赛结束前遭遇“黑色三分钟”,中国队1-2输球,这是广大球迷常说的“只差一步到罗马”。

1992年奥运会预选赛国奥队0-1负卡塔尔;1998年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10强赛,国足金州主场对阵卡塔尔,在1球领先情况下,被对手连扳3球,最终2-3告负,这就是著名的“大连金州不相信眼泪”;2010年世界杯预选赛,中国队主场迎战卡塔尔,结果被对方前锋塞巴斯蒂安点球绝杀,无缘晋级10强赛。

国足与卡塔尔最近几次交锋中,2015年10月俄罗斯世界杯亚洲区40强赛带队的是法国人佩兰,中国队首回合0-1输给卡塔尔,次回合高洪波接手在西安2-0获胜,晋级12强赛;2016年11月和2017年9月,里皮国足两度对阵卡塔尔,成绩不错,比分0-0、2-1,似乎中国足球还占了上风。

但,2019年阿联酋亚洲杯,卡塔尔队出人意料地3-1击败日本队,夺得了亚洲杯冠军,而国足则是0-3大比分输给伊朗,里皮第2次主动辞职。中国队开始冲击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时,又邀请里皮“二进宫”带队征战40强赛,结果中叙战出现“意外”,主力中后卫张琳芃“自摆乌龙”,国足1-2不敌叙利亚,加上此前被亚洲杯赛“手下败将”菲律宾队0-0逼平,银狐再次“愤然辞职”,并且主动宣布不要任何签约年薪。

2019年1月25日,卡塔尔、日本2队作为受邀队伍参加了美洲杯比赛,这也是历史上首次亚洲球队受邀参加美洲杯,卡塔尔与阿根廷、哥伦比亚和巴拉圭分在一组,小组成绩是2-2巴拉圭,0-1哥伦比亚,0-2阿根廷。

事实上,卡塔尔队(世界最新排名第59名)以东道主身份直接进入2022年世界杯决赛圈,也是首次参加世界杯,最欠缺的是与欧美强队交手,而其参加亚洲区预选赛的锻炼价值不大,倘若作为东道主球队,小组赛即淘汰出局很难看,也影响当地球迷的心情和收视率,因此,与世界一流球队多打比赛也是提高卡塔尔队实力的有效措施。

欧足联邀请卡塔尔参加今年下半年的世预赛欧洲区第一组比赛,对卡塔尔人来说机会难得,这个组还有葡萄牙(世界最新排名第5位)、塞尔维亚(第30位)、爱尔兰(第42位)、卢森堡(第98位)、阿塞拜疆(第109位)5支参赛队,这意味着卡塔尔能够得到至少10场的锻炼机会,并且有战胜2-3支球队的可能性。不过,为避免影响赛事竞争公平公正,卡塔尔队的成绩不作为同组其他球队排名成绩的依据。同时,为减少同组对手旅途奔波,卡塔尔将在欧洲范围内选择某一地作为主场比赛地。

另外,卡塔尔队还将参加2021年6月份的美洲杯,7月份的中北美洲及加勒比海地区金杯赛,这意味着卡塔尔在2022年世界杯抽签时,除有机会利用东道主身份获得抽签分组优势,还能通过这几个不同国际赛事了解欧洲、美洲不同风格球队的技战术打法,未来在多哈世界杯赛场打有准备之仗。

事实上,作为2022年世界杯东道主,卡塔尔队已经得到多方照顾。据悉,卡塔尔队刚刚打完一场2022年世界杯亚洲区40强预选赛暨2023年亚洲杯预选赛,作为亚洲杯卫冕冠军,卡塔尔5-0大胜孟加拉国,以不败战绩领跑E组。值得注意的是,除卡孟之战外,其他小组比赛还没有开踢消息,这场世预赛在形势依然严峻的大背景下开打,卡塔尔足协比赛方案得到了国际足联和亚足联审定通过,说明作为亚洲足球的代表,作为2022年世界杯的东道主,卡塔尔人是“一路绿灯”。

当中国足球人还在为中超、中甲俱乐部如何起中性名称发愁时,当国人还在期待归化强有力外援征战40强赛时,卡塔尔队却已经开始备战2022年世界杯,已经进入“脱亚入欧美”阶段;当我们还在纠结中超豪门谁会归化外援特谢拉,还有像伊沃、卡尔德克等一些潜在归化对象该怎么办时,中国队与卡塔尔队的实力差距进一步拉大。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